芬必得

改号已弃,请勿关注,转取随意,无需告知

姬越:

所谓的不忘初心


到最后仅仅是不忘,而不是携此同行。


更多的时候,是将其铭记在心又束之高阁。


夜半瞻仰怀念之后,继续与其背道而驰,在反方向之路上渐行渐远。


义无反顾的走向面目全非。

和天官相关的一些探讨

以下内容粘贴复制于我与瓦底江小姐的个人聊天

大部分观点瓦底江小姐 @姬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:最近看到很多人在吐槽天官,bug多到不忍直视

姬越:别告诉我,你是想来个关于天官bug的若干解释

我:不不不,天官bug太多,我懒啊!哪有那个闲情逸致

姬越:我倒是觉得……除了没有轮回,有几点还勉强可以解释

姬越:我说的是整体设定上,人设崩塌和情节不通顺不在此列

我:说来听听

姬越:首先是,为什么一国太子会修仙。

姬越:我觉得这个太子不过是傀儡,被皇族和上层官僚推选出来去干这种事的人。反正都是要有人飞升的,不如推个自己的上去。
你好我好大家好嘛

我:难道就不怕飞不了?

姬越:资质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,十个里面至少有八九个能成,剩下的那几个就算失败,也没有关系。
就跟明朝差不多,一个类似于内阁的机构,皇帝几十年没上朝国家照样能运转。

我:这么说的话,我们甚至有理由怀疑整个国家都被这个疑似/内阁控制,甚至还和皇室权贵互相勾结

我:但是这样容易出现问题

我:以前看过不少的修真小说的飞升设定,除了六爻里的“胡萝卜理论”
我觉得最好的说法就是:修为越高越清心寡欲,飞升后肉体死亡,灵魂化成了天地的一部分,没有意识也没有爱恨。

姬越:所以有利益勾结,说白了就是一种利益交换,生你养你教导你一切资源,我回报你在成功之后要给我们当保护伞。

姬越:感觉就跟美国总统差不多背后,都有一群财团和犹太人emmmm~

姬越:改朝换代是正常的事,国家气数已尽走向灭亡也不可避免,但是可以延长它的寿命。

我:就和癌症化疗差不多……飞不了才是老大,飞得了的只是工具。

姬越:老谢就是个好例子,虽然他天生中二。但是他爸妈可能根本就教过什么厚黑学御下之术治国之道。
他爸妈只生他一个也没有关系,还可以兄及弟終,让他叔叔伯伯上。

姬越:这其实还有个作用,就是镇压皇室内,防止玄武门

我:牵一发动全身, 如果给太子和庶出同样的培养,如果庶出飞升了,那太子就很尴尬了。

姬越:要是那位老兄还有个同胞兄弟,那就更乱。
毕竟你只不过是比我投了个好胎,从皇后的肚子里爬出来,我那不比你差,我哥还是神仙,凭什么是你当皇帝呢?
所以太子也只能上

我:还有就是那些自相矛盾的设定,飞升前恩怨一笔勾销,飞升后不得杀人,但是……

姬越:这个我倒是很难说的,姑且算是死了一次,此后一笔勾销。然后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
或者这个规定只是,让他们不要太明目张胆。
虽然我自己原来的国家有利益勾结,但是也只能暗地里行事。
就比如背地里帮忙镇压造反,就像裴宿,要不是被谢怜这个不怕死的告发了,他还得逍遥个几百年。
你有我的把柄,我有你的证据,谁又比谁干净?所以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然大家一起死。

我:你说的是借刀杀人,或者搞个陷阱,反正杀人也不用直接用刀砍→_→

姬越:大部分受害人死后就直接消散,就算有怨气,什么的也不足为患。像贺玄那种有飞升的命的又有几个?就算调查了,发现真相又怎么样,除了那位有主角光环的,谁敢直接上去杠?
流放啊,什么的,都是小惩大诫杀鸡儆猴做个榜样。

我:我觉得我好像找到你这个说法的证据

姬越:是……换命?

我:对√  天官的等级分化严重,最底层的是凡人,然后是鬼和神,再然后是两个种类的高级统治者——鬼王和帝君

人呢?在他们来说可能就跟蚂蚁一样,但是那些有资格和潜质的人不同。
那些人可是是他们将来的同类,毕竟神官就那么多,国家灭亡,或者时代变迁,不需要这个职位就没了。重新修炼,大部分也不可能再飞一次。

就只能吸收新鲜血液,巩固这个阶层。

姬越:这么说我更佩服他们的同化能力,就比如花城,说什么人可以杀猪的全家猪也可以杀人的全家,完全忘了他自己曾经也是一个人。这句话只有猪可以说,他没有资格。

我:反正死掉的普通人就那么死了,也不可能轮回投个好胎来报复你。只要尽量管住,那些能出头,让他们变得和自己一样,那就高枕无忧了。

姬越:没有人会替他们出头的,花城就算火烧三十三个神官的庙,他也不会直接和整个天庭杠

姬越:其实我算是喜欢这个设定

我:因为这让你有一种想搞革命的冲动?

我:感觉完全可以写深刻,往黑暗方向写。
神明与统治者互相勾结,底层群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。
有太多的黑暗没有被表明,我只想撕开那层爱情的皮囊,露出骨髓的最深邃的黑暗。
底层群众中出来的一个少年,清楚的东西到这一切揭竿而起。然后死的轰轰烈烈,来一场彻头彻尾的体制改革。
虽然死的惨,但是他的继承者学秦国杀商鞅而用商君之法。

姬越:大概和你差不多……这个故事里的一些东西总让我想起格林童话,受害者的呼救被压在书页之下,无人问津。
想的多了,就觉得压抑的喘不过气来,从心里觉得悲哀
所以我会想改变我想抗争,真的往这方面写,如果写的好了,口碑比现在至少得翻十倍,但是作者只想谈个恋爱(摊手)

我:•...•是了,作者心里只想让他那饱经风霜摧残的可怜儿子找个好男人嫁,哪里想得了那么多?

姬越:唉╯﹏╰

@端方雅正如玉君子无私中正仙门名士蓝忘机
@欧阳子真为首的若干人等

姬越:

对一切因任何缘由要求受害者体谅和宽恕者,都可用世间最恶毒之言语以咒其灭亡。

凡一切慷他人之慨,宽他人之容者,皆与凶手同罪。


男人通过虔诚的信仰上帝,以此来获得前往天堂的资格

女人需要服从上帝与男人,来得到这个荣耀。

事实上三大教,对女性都很不友好

所以我选择马克思主义

姬越:

当身为母亲的玛利亚,向那个本是她儿子的男人下跪,宣称自己是他的仆人的那一刻——

是世界女性史上一次标志性的重要失败。

@墨香铜臭
@不夜天受害者家属
@天官里那些连姓名没有,死了不知多少的凡人

姬越:

没有人会去关心故事最开始是什么样子的。

无数的人被捂住了嘴,被挖掉了眼,剥夺了自我思想,成为提线木偶。
执笔者抹去他们的姓名,将他们的痛苦轻描淡写,把他们描绘的面目全非。
被害的变成加害的,邪恶的变成善良的,无辜的变成罪有应得。
人们愤怒的对已看到的大加指责,从未去细想深究。

他们的呼救声被厚重的历史尘封,压在无数的书页之下。
无人问津,不见天日。


羡澄脑洞——《道祖师魔》

曾经在杂志上看过一篇小说, 讲的是一个出轨和妻子离婚的男人,在大病一场之后,一天天回到过去的事。
无论做了什么,第二天都会恢复原样。
时光一天天的倒流,他发现了他从前忽略的很多事。

只要在某个重要的时刻做出和从前一样的事,他就能回到原来的时间点。

最后在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——他和他妻子在大学校园相遇的那天。
他想起和自己离婚时,妻子苍老疲惫的样子。
他选择和她擦身而过
独自一人走向时间的尽头,走向遗忘和毁灭。
所有的人都将他遗忘,他的妻子嫁给了另外的一个人,很幸福,他的父母有了一个比他更孝顺的儿子,他的上司有了个更聪明下属。

仿佛他从未存在过。

如果选择第一个,大概就是人生赢家万千宠爱江晚吟。
父母琴瑟和鸣,更没有什么阴影。想要养多少狗就有多少狗。
要什么就有什么,唯独没有魏婴。

看起来是很好的,但是我想选第二个。
因为我想给江澄一个机会。
他永远是被动的,永远是在魏婴为了他好,做出选择之后被动的承受。
从一开始就毫不知情,连反对和发表意见的权利都被剥夺。

所以我想给他一个机会,赶在结局,没到来之前,说一句——

“我不愿意”
“别想丢下我”

季玥:


~~~~~~~~~~~~~~~~~~


假设江枫眠,提前捡回了魏婴……


大致情节不变,藏色夫妇意外身亡,魏婴还没来得及流落街头就被人家接了回去。


魏婴当然是很感激的,但是真的把江家当做归宿,双杰感情基本对等。
依然喜欢插科打诨,调皮闯祸,但是有分寸。更不会闹到被人家开除的地步,因为不能丢江家的脸。


更不会说什么“要是你江叔叔就不会来了”


照样的调戏蓝二,但只是基于觉得他被气的脸红的样子很好玩。
撩拨了几下,觉得不禁逗。没意思,回去撩拨自己师弟去,结果被人家反撩。


讨厌金子轩,但是也和江澄一样选择接受。


出头惹祸江家灭门,魏婴一边哭一边安抚江澄情绪,两人开始逃亡。
江澄没了金丹,魏哥骗他说我可以找抱山散人帮忙,但是事成之后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


他大概是这么想的:


不是因为她是自己恩人的儿子,只是因为他是江澄。
不会觉得“就当是我换江家的,就当我没有过这颗金丹。”
他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,换了江澄是他也会做同样选择。
他知道江澄不愿意,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么颓废下去。
自己没有金丹总比江澄没了金丹要好,有些事让他来背负,大不了瞒他一辈子。


江澄说,好。


换完之后,魏婴问,你的金丹是怎么没的?


江澄不答


“别告诉我,你是回莲花坞去偷尸体了。我知道你,你不会这么做的。跟我说实话,你别骗我。”


江澄还是不答


魏哥想起自己听温情说,温家人经常在街道巡逻的事,突然有个不好的想法,看着江澄的态度,他觉得自己猜中了。


两个人吵了起来,打了一架。打着打着江澄发现——魏婴的金丹也没有了,同样的他也猜出了真相。


“你这算什么?施舍我,我需要你可怜吗?……”


“那我能怎么办?眼睁睁看着你生不如死,你还想要我怎么样?”——


于是他们打得更凶了,一边哭一边打一边骂(bu)


乱葬岗练级,回江家,和江澄商量送走温情和她族人的事,说着说着人家就找上门了。


通过金夫人的关系,做出一些利益妥协,成功救出温宁等人把他们送走。


再利用鬼道让包括金家在内的其他家族得到一定好处,成功封住他们的嘴,当众销毁阴虎符。


金光善挑拨离间,被魏婴的怼了回去。


金光善:江宗主啊,你父亲在世的时候,对魏婴真是blablabla……


江澄:+金宗主管的似乎太宽了


魏婴:是啊是啊,前任宗主宅心仁厚,对养子犹如亲子。自然是比不上您了。私生子女一大堆,管生不管养,有几个都不清楚……


金光善:...呵呵


瑶妹并没有回到金家,孟诗在迟迟等不到渣男来接她,临死之前也想通了!
自己这样的出身,儿子就算回去了,也是受苦。
他跟自己儿子说,只要你过得好,出人头地就行。你那个爹呀,唉,算了吧。


but姐姐姐夫还是挂了,魏哥依然被逼上夷陵自立山头,当山大王(不)


这里可以理解成👇


魔道世界的最高指导思想是忘羡不逆不拆,眼看着要往羡澄双杰发展,于是强硬的按叉了一些剧情。


让魏婴挂了,好强行忘羡


魏婴总觉得哪里不对,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。
他在乱葬岗,遇到了原著世界魏无羡留在乱葬岗,没有被莫玄羽召唤的残魂,看到了魏无羡的记忆。


对比一下两个世界的经过,结果发现了许多不对劲和不合理的地方,觉得细思极恐。


最后成功的在乱葬岗伏魔殿,见到了这个世界的意识。


才知道这个世界不过是一本小说而已,所有的一切都按照原定的剧情走。
因为自己提前被人接回了家,发生了变故,不得不安插情节来维持原来的走向。


这时候世家围剿势力已经带着人到了山脚下,魏婴已经不想活了。
但是如果自己死了,还是不可避免的,要走自己不想走的剧情。


他不想变成那个世界的魏无羡


魏婴问,还有什么办法吗?


世界说,有。


那就是你消失,死了并且放弃气运之子的主角身份。


但是这样的话,所有人都会忘了你,对于这个他们乃至世界,你都会是从未存在过的。


魏婴:好
顺便把自己的气运送给了江澄,挥剑自杀


“他是太倒霉了,才会遇到我。没有我,他会过的更好。”魏婴想如是,身体开始变得透明


虽然小说的主角死了,世界会崩塌,这样大家都会死。
但是主角可以进行更换,遂《魔道祖师》成功的变成了《三毒圣手》


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死而复生的自己爹妈姐姐姐夫。
江澄意识到了什么,疯了一样的冲向伏魔殿。


!~~~~~~~~~~~~~~~~~~~~


结局有两个——
1
江澄赶到那里的时候,魏婴连把骨灰都没有了。甚至于在踏入殿门的一瞬间,他忘了自己为什么要来。


记得自己好像要找一个人,说出那个名字,大家说,
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叫这个人。


他发现周围的一切与自己记忆中的不同,父母从未吵架十分恩爱,姐姐姐夫鹣鲽情深,自己还给外甥取了个叫“如兰”的字


好像少了谁,更像理当如此。


最后的最后这些记忆完全消失,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内心会觉得莫名的难过,但是很快就抛之脑后


2
江澄及时赶到,两个人抱着,一起灰飞烟灭。


江澄:你做了什么,是不是?
魏婴:我们不过是小说里的人物而已,我死了,你过得更好,你走吧。
江澄:说好的当我一辈子的下属,别想丢下我。


然后剧情被重新编排,他们被所有人遗忘,却也永远在一起了。


“烟波里成灰,也去的完美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反正我是不会写的,有人要就抱走,嘻嘻😄


顺便讲一下,我喜欢第二个,一起死了多好(不)

关于江枫眠……

很多人乐于用渣男来评价他,我倒是不这么觉得。

毕竟比起不是在嫖娼,就是在打炮的路上的金光善,这位老兄还是不够格的。

若是我用一个词来评价 他,大概就是——

凉薄

这绝对不是说他无情无义。

我们在谈论这位老兄的有毒操作的时候,有一件事情是很值得注意的,那就是他的差别待遇所引起的谣言——
魏婴是藏色疑似红杏出墙/未婚先孕和他的私生子

对此,他并没有去制止流言。甚至于不加收敛一如往常。

按照江某人的个性,他这么做无非是出于
“三人成虎众口铄金,身正不怕影子斜,让他们去说。”
“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杜绝谣言,那就不要理会”

可!是!
难以治疗是一回事,放弃治疗是另外一回事。

我对他和魏长泽在兄弟情十分质疑!

很显然这份兄弟情,并不能够让他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,不给他的好兄弟戴绿帽。
还有便是藏色……
这两位就算真的没有一腿,那么至少也是朋友,至少也是一位优秀,而且让他欣赏的异性朋友。

更别说朋友之妻不可欺,女子名节要紧。但这依然不能让他,有所顾及。

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反正红杏出墙未婚先孕的不是他老婆,反正绿的不是他罢了。

魏婴同学对此会怎么想,他就更不用加以考虑了,最多对他更好点,出于愧疚补偿一下他受伤的心情。

江枫眠对魏婴是喜欢的,是欣赏的,但是绝对没有爱,也没有把它真正当成自己儿子。

他对魏婴,一句话来概括就是:宠而不爱,养而不教。

他对这个孩子有感情,但是往往选择旁观和欣赏。看着他意气风发,怀念自己的英雄年少。

好吃好喝好住,该教的教,然后便没有然后了。

毕竟没有篡位的可能,他做了什么想做什么就由他去,只要不过分就行。
反正还有他给他收拾烂摊子,他要是不行,要是哪天死了,还有江澄。
不能当未来家族的左膀右臂也可以,江家再怎么说都能当他一辈子的后盾,如此也能对得起他父母在天之灵。

什么厚黑学呀,为人处世人情世故,人心险恶人性莫测,以及大局观政治方面的培养,那就不是他负责的方面了。

关于他自己的亲生儿女,却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姐姐不过是得利于,和自己母亲一点都不像的性格。如果江厌离性格像的是虞夫人,那么江枫眠对她和对江澄,约莫也没什么两样。

更别提没办法排除对儿子的感情,转移到女儿身上的可能。

同样不知道怎么沟通,同样的无话可说

江澄……

他其实并不知道要怎么跟这个儿子相处,不知道怎么关心,也没怎么正经关心过。

他爱这个儿子,哪怕他儿子都没怎么感受过,终归还是有那么点爱在的。
but他显然更希望,这个儿子能够做到他没有做到的事。
江枫眠对家训如此的执着,大概是因为他自己也做不到,所以就他儿子能代替他做。
成为他想成为的样子,成为一个完美的替身。

他拼了命的去赞扬,去关心那个他眼里的模范标准——以此来进行某种挫折打击,用这种方式来激励他的儿子上进。

最后他获得了成功,他儿子则留下了终身阴影。

一直被人谈论的,还有他和虞夫人的婚姻。

他对虞夫人,是有爱的——虽然同样没多少,最后回去赴死完全就是人有感情愧疚和震惊,升华后的结果。

有人说这一段感情的悲剧,是因为双方都太骄傲,不肯对对方低头。

这是很对的,他们不仅不愿意对对方低头,还一直在互相报复。

虞紫鸢通过吵架,通过她丈夫的差别对待,以此作为发泄口,宣泄自己在这段婚姻感情中的怨气。

江枫眠作为反击,继续着他的行为。哪怕真的过分了,哪怕他真的错了。
他不是没有意识到,只是逆反心理,不让他做什么他就偏要做。

虞夫人真心的爱她的儿子,为她的孩子鸣不平。她拎得清也是占理的一方

但是逼婚让她一开始就处于劣势,结果我们便看到男方一错再错,却依然理直气壮。

就像有篇分析里写的那样(我忘了名字),江澄和魏婴其实就是他们两个手里的棋子。

在这里我想讲一下,江厌离退婚的事,我觉得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。

江枫眠说这桩婚事是他夫人定下的。

这说明从一开始他就是反对这门婚事,他退婚的说辞是非常有道理。
可他反对这门婚事,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吗?

我们先来看一下——

女方家大业大
女方单箭头男方
家族联姻
男方对这桩婚事并不满意

怎么样,是不是很眼熟?

很难说江某人,看到这些不会联想起自己。
至于这个退婚里,有没有包发泄怨气的意思,我们很难说。
江枫眠对金子轩单方面的同病相怜是一定的

请注意,是在魏婴打了金子轩之后,才上门退婚的。此举正中他下怀,这无法事先预料到。

但是我们不妨猜想,在他们两夫妻的婚姻争执中,魏婴是不是这么恰到好处的做出某件事,让江枫眠打击虞夫人的气焰?

说到底魏婴是他们报复打击对方的工具,也是因为这个他才对他加倍的好。

这是让人很悲哀的。

妻不知夫子不知父——

虞紫鸢和江澄,都以为江枫眠有多么的看重和爱魏婴,却不知道他对他并不上心。

他从来都没有把这个孩子真正当成他的家人,这说起来
倒是不喜欢他,却一口一个“咱们家”的虞夫人对他尽职尽责。

他从来没有多么爱这个孩子,只是尽到了自己觉得该尽到的责任。
在这个家里最爱魏婴的是江澄。

借用经常在恋爱里被提到的一句话——

“真正爱你的人,不会舍得你受苦”

对魏长泽的兄弟之情,并不足以让他去维护他的名誉;
对藏色的由衷欣赏,也不能让他去顾里她的名节;
对儿子的父爱之心,比不上让他代替自己成功的殷切希望;
对妻子的感情,更不足以让他牺牲自己的骄傲,压过他对自己这份婚姻的怨气;

冥顽不灵过于固执,仿佛一切都不能阻止他去实践家训,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,做的事也不会去想他人感受。

最爱的是他自己,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他自己,默默的自我为中心。
表面对你好,可一点也不爱。就算有那么一点爱,也你不上他自己

所以我觉得他凉薄。

这一优点被魏无羡完美继承并且发扬光大——

江枫眠:这桩婚事是我夫人定下的——和我无关,我不同意
魏无羡:要是你江叔叔就不会来了——你父亲从未因任何事情,为他赶赴其他家族。

江枫眠: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,横竖绿的不是我,关我什么事
魏无羡:仗着一颗金丹为所欲为,就当我还江家的,以后江家关我什么事?

江枫眠:明知不可为而为之——我知道我老婆很生气,我知道过分了错了,但我还要继续做。
魏无羡:明知不可为而为——我知道江澄很生气,我也不知道以后我会做出什。大不了和断江家绝关系,但我还要保温家人。

对此——

江澄: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可不是让你明知故犯的去闯祸。
虞紫鸢:你这个样子,迟早会给咱们家带来麻烦。

这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啊!

新号借人,被迫诈尸,不过作为交换呢,那位姐姐的楚留香账号借我玩一下午。

结果一看,哎呦我去,这些东西是啥?

想了想,发现这些是我弃号的那一天写的。
那天我,仿佛的踩了电门,一口气写了一堆,然后大部分都被我删了。
想了想,干脆就发出来。

下一次诈尸,时间大概在高考后吧!

说来惭愧,虽然我时至今日磕邱蔡华武武华少暗磕到飞起——

但是这个游戏我一次都没有玩过!
我玩过的游戏只有消消乐俄罗斯方块x

那位姐姐是个人民币玩家,账号级别高装备多到爆!
玩得非常开心!

蔡师兄真是一个富白貌美大长腿的奇男子!
方思明他真好!

我就是被少侠和邱居新打死,被钉在棺材里,埋在地下18米。
也要用破碎的喉咙发出歇斯底里的呐喊——

“方思明是我的!”
“老子就是要睡菜居诚!”

唉,诈尸完毕,走了!

晓星尘啊

一个不够成熟的理想主义者。

天真坚定又倔强固执,心如磐石又不堪一击。
看起来铜墙铁壁,只要了解和懂得对付他的人,就能轻易将他击溃。

他身上的这种天真,给人一种很虚假的感觉。
像《神雕侠侣》里的住在古墓里的小龙女,不食人间烟火不懂人情世故。

怎么说呢,我们看一本书都会思考作中心思想,和作者想表达是什么?
按道理来说,遭遇了这么大的变故,难道不应该思考人性反思这背后的根本原因么?

可他没有。

归根结底,是他对自己的理想和观念,固执相信盲目认同。
都说宋岚过刚易折,我到觉得这句话更适合形容晓星尘。
和宋岚的显于表面不同,他是敛于内里。宋岚是壳子硬,内里很柔软的。
晓星尘是柔软的外表包裹下,内里硬到磕牙。
这无疑具有一种欺骗性,让你被他讨厌了还不自知。

薛洋在听到他的那句“恶心”的反应,如果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是——

一个在冻到发抖的人,捡到了一个热的瓶子。满心欢喜的打开,以为里面装了热水。结果打开一看,发现里面是冰块。
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,恼羞成怒就把瓶子摔碎了。

有人说他圣母,那是在对比周围的情况下。
圣母本身是一个褒义词,我们苛责的那种是盲目善良和慷他人之慨。

双道身上具有一种法制精神,晓星尘的观点约莫是——

以牙还牙以眼还眼,杀人偿命欠债还钱,罪不至死的绝不能取他性命。

薛洋:老子要杀他全家,连一条狗都不会给他留!

所以说两个人根本就是谈不来!

晓星尘的悲剧是必然,没有薛洋这份明月清风也会死。所有理想主义者,都免不了殉道而死。

晓星尘的性格,就是没有薛洋。在长此以往的摸爬滚打中,不是碎了殉道而死,就是黑了化复报社。

不是说理想主义者,只能一事无成。
如果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的性格,有一定手段和才智,就算不能成功,也能做出贡献。

可他不是,也难怪是那个结局!

不过我最好奇的,是抱山散人的教育方式——尤其是对于男弟子。
下山的徒弟就三个,两男一女。
藏色死于意外,晓星尘就不说了。
他们前头还有个延灵,也是意图救世,殉道而死——还是走火入魔,被人用菜刀砍死了

两个男弟子都是这样,不太可能是巧合,那就是老师的问题(ー_ー)!!

抱山到底是怎么教学生的?

如何形容湛澄?
有人答:傲慢与偏见

如何形容湛凌?
我回答:傲娇与偏见